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都市淫狐传2仓库里喷薄的精液

都市淫狐传2仓库里喷薄的精液

 第02章、仓库里喷薄的精液  “嗯…嗯…祭…”  昏暗的体育仓库里,两具肉体紧紧的癡缠在一起裂祭一手环抱着林月雪纤细的腰肢,一手按在高耸的乳房上大力搓揉着,口中贪婪的吸吮着她柔嫩香甜的唇瓣。林月雪紧紧的搂着裂祭的脖子,小舌暗吐,热情的回应,粉背向后弯曲,让自己的胸部显得更加高耸以迎合大手的侵犯。  两人热情似火,激吻缠绵,四片嘴唇“嗤嗤”作响,在这幽暗静谧的仓库里显得格外清晰。  裂祭放开她的唇瓣,沿着曲线优美的脖子来回舔抵,右手撩起她的上衣卷到胸脯之上。黑色的蕾丝胸罩紧紧的包裹着白皙丰硕的玉乳,露出大半个白嫩圆润的乳球,两座山峰间一道迷人的沟壑深不见底,粉嫩小巧的乳头在半透明的蕾丝中若隐若现。  “祭…爱我…”  林月雪俏脸嫣红,妩媚的双眼如雾似水,紧紧的搂着裂祭,小嘴里溢出梦幻般销魂的呻吟。  裂祭喉头涌动,狠狠扯下胸罩,硕大肥美的巨乳顿时暴露在了空气中。  白皙的乳房高耸坚挺,粉红的乳晕不是很大,乳头幽红一点,犹如寒冬时分的冬梅,娇小粉红,动人心魄。两颗浑圆饱满的巨乳随着女人急促的呼吸微微起伏着,蕩起阵阵耀眼的乳浪。细腻滑嫩的雪白肌肤在月光下泛着温润的白光,看上去唯美动人,犹如上帝的杰作。  林月雪害羞而期待的靠在墙上,眼眸低垂,睫毛微颤,她可以感受到裂祭那如实质的目光正玩弄奸淫着自己傲人的双乳,而她也在等待着情郎激烈而放肆的玩弄。  “雪儿,你的大奶子真美!”  裂祭握住饱满的双峰温柔的搓揉着,如同在把玩着稀世珍宝。  “祭…嗯…它…它是你一个人的…雪儿只给你…喔…只给你一个人…唔…嗯…”  听着情郎的赞美与迷恋,林月雪心中泛起阵阵甜蜜,骄傲的挺起傲人的双峰,让他能更真切的感受自己的柔软与巨大。  乳房的弹性惊人,硕大丰满,手掌根本无法掌握,每一次挤压揉捏,滑腻的嫩肉都如牛奶般从指缝中溢出,细腻滑嫩的触感让裂祭爱不释手。手掌时而拖住乳房下缘捏弄爱抚,时而张开五指抓取蹂躏,时而又将两座山峰同时向中间挤压,让原本就幽深的乳沟更加深邃。  一时间,白嫩的双乳在男人的爱抚下变幻出各种淫蕩而美丽的形状,淫靡的画面蕩人心弦,让裂祭呼吸急促,心头发热。  随着手指的挑逗,粉红的乳尖已经勃起,裂祭张开嘴唇含进一粒娇豔的乳头,用力的吸允着。  “嗯…好美…你舔的好美…雪儿好…好舒服…用力吸…啊…雪儿喜欢老公用力的疼…疼雪儿…喔…”  林月雪浑身发颤,紧紧的抱住裂祭的脑袋,身躯后仰,令胸脯更加突出,以便让他更深的吸入,似乎要将整个乳房都放入他的口中才甘心。  甜美芳醇的乳香在鼻间环绕,柔软滑腻的肌肤在脸颊摩擦,裂祭显得格外享受,滑腻的舌尖在乳头上来回扫动,牙齿夹住乳头轻轻摩擦,随后吐出乳尖吹出一口凉气。  “啊…祭…你…你好坏…大坏蛋…”  冷热的刺激让林月雪禁不住浑身一颤,一种异样的快感从乳头蔓延到全身。  看着自己的乳尖在心上人的舌尖下来回翻卷,淫蕩的抖动,林月雪兴奋得语声颤抖。  “那你喜不喜欢我这个坏蛋?”  看着林月雪春意盎然的娇羞姿态,裂祭吐出乳尖,笑吟吟的看着她。  林月雪深深的望着这个让自己魂萦梦绕的男人,眼眸渐渐湿润了。在三个月前,她还是不把任何男生放在眼里的骄傲玫瑰,但就在第一眼见到他时,她便莫名其妙的被他吸引了。当老师将他安排爲她的同桌时,她终于体会到了心如鹿撞、紧张而慌乱的甜蜜滋味。她知道自己爱上了他,不可救药的!  “喜欢,雪儿最喜欢祭了!”  林月雪动情而坚定的宣誓着,“喜欢你的唇,喜欢你的眼睛,喜欢你的声音,喜欢你的怀抱,喜欢你的温柔,喜欢你的霸道,喜欢你的一切!雪儿爱你,好爱你!一辈子都不要离开你!”  林月雪激动的搂住裂祭的脖子献上香唇,激烈而狂乱的亲吻着他的嘴唇,似乎要将自己融入他的体内,小嘴梦呓般的呻吟着,“祭…老公…爱我…疼我…疼你的雪儿…”  感受着女人的疯狂,裂祭热情的回应着,撩起林月雪的短裙卷在腰间,双手迫不及待的握住那丰满浑圆的翘臀用力的搓揉。丰满的肉臀如同她的双乳,柔软而富有弹性,在加上滑腻柔软的肉色的丝袜,摸在手中显得格外销魂。裂祭轻柔的抚摸了一阵之后便开始大力的揉捏、蹂躏,十指深陷,狂野抓捏,粗鲁而饑渴的感受它的柔软和弹性。  “祭…祭…用力…喔…用力的玩弄雪儿…嗯…雪儿要老公…要老公疼爱…”  略带狂野的动作让林月雪的快感越发强烈,敏感的娇躯也越加躁动。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臀部在他的手中变幻着各种淫靡的形状。那双手是那麽灼热,那麽霸道,那麽强劲,仿佛要将自己捏碎、揉烂。她迷恋这种粗暴的蹂躏,迷恋男人霸道的索取,迷恋那电流般的触觉穿过灵魂的快感。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女人骚浪的姿态让裂祭情不自禁的抬起右手抽打在她的淫臀上。  “嗯啊…祭…”  林月雪娇呼一声,酥麻而略带的疼痛的感觉刺激着敏感的肉体,蜜穴深处随着这一强劲的抽打颤抖着涌出一股灼热的蜜汁。  看着女人放蕩愉悦的神情,裂祭低笑一声又是一下重重的拍打在了丰满的臀肉上。  “祭…祭…嗯…”  林月雪双眉微蹙,身体如同着了火一般剧烈的燃烧着,颤抖的呻吟显得越发淫蕩销魂了。  “喜欢我这样麽?”  裂祭冷峻的脸庞勾起一抹淫邪的笑容,双手大力揉捏着臀部的软肉,食指深深的陷入臀肉中,邪魅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林月雪骚浪妩媚的脸。  “祭…”  羞耻而淫蕩的意图被裂祭看穿,林月雪羞意甚浓,微微颤抖的睫毛害羞的垂下,根本不敢看他灼热的双眼。  “啪!”  “嗯啊…”  裂祭的右手再次狠狠的抽打在臀部上,力道更胜刚才,疼痛的灼热伴随着强烈的羞耻感如潮水般袭上心头,让林月雪苍白的僞装瞬间化爲了诱人的呻吟。  “跪在地上,屁股翘起来。”  裂祭按住林月雪的脑袋,漆黑的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灼热而淫邪的火焰,略显轻柔的话语却充满了不可置疑的肯定。  “祭…”  林月雪羞涩的望着裂祭,妩媚的双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红嫩的小脸春意盎然,“不…不要要让雪儿摆出这麽羞人的好吗…”  “跪下。”  裂祭微微斜着头,迷人的双眼透着一丝冷漠,生硬的口吻已经有了些许命令的强硬。  如水的月光透过窗子洒下一片银白,裂祭半边俊美的脸庞陷入黑暗的阴影中,迷人的双眼泛着迷人的银光,棱角分明的五官冷峻而慵懒,犹如黑暗的君王让人忍不住臣服而无法反抗。  “祭…”  林月雪心如鹿撞,双眼迷醉的望着眼前的男人,语声颤抖。但这决不是害怕的颤抖,而是兴奋与渴望的颤抖!  她喜欢裂祭命令的口吻,强势的霸道,这让她有一种被男人征服和拥有的快感。林月雪顺从的跪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腰肢向下弯曲,伴随着强烈的羞耻和兴奋感高高的翘起了令人窒息的美臀,以一种无比羞人的姿势呈现在了男人灼热的视线下。  裂祭嘴角泛起一抹淫邪的笑容,女人温顺的服从让他体会到了征服的兴奋。  裂祭粗鲁的将裙子卷在她的腰间上,双眼仔细的欣赏着女人诱人而淫蕩的姿态。  肉色的丝袜紧紧包裹着丰满的臀部,系带式的T字内裤绑在腰间,黑色的布料深陷在迷人的臀沟里,让两片肥美的淫臀没有任何遮挡。在这个姿势下,本就丰满的臀部显得异常丰满,似乎要挣脱丝袜的束缚破空而出,看起来让人血脉喷张,欲火高涨。  裂祭温柔的抚摸着两片丰满的臀瓣,丰满柔软的触感细腻动人,摸起来十分舒服。随后他渐渐加大了力道,双手来回搓揉,狂野的抓捏,粗暴的蹂躏,十根手指深深的陷入臀肉里,让肥美的淫臀变幻着各种淫靡的形状。  “嗯…嗯…祭…”  林月雪浑身酥软,无力的颤抖着,臀部随着男人厚实的手掌淫蕩的摇晃,似在迎合又似在逃避,小嘴情不自禁的吐出销魂蚀骨的呻吟。  “小骚货,居然穿这种系带式的内裤,是不是方便大鸡巴干你的骚穴?”  裂祭有意羞辱她,出言粗鲁,右手狠狠的拍打了下去。只听“啪”的一声,粉嫩的肉臀上顿时印出一抹诱人的嫣红。  “啊…祭…”  已经十分敏感的林月雪被抽得浑身一颤,肥嫩的臀部忍不住往回收缩,随后便马上高高的翘了起来,肉臀放蕩的摇晃扭动,似乎期待着手掌的再次降临。  裂祭轻轻的抚摸着刚才击打的地方,手掌再一次狠狠的落在刚才的位置。  “啪!”  臀部上诱人的嫣红顿时越加浓厚。  裂祭毫不停留,手掌接连落下。  “啪啪啪!”  鲜豔的色彩如同魔咒蛊惑着裂祭的视线,一种变态的欲望从心中猛然窜起。  “啪啪啪”的声响连绵不绝,丰满的臀肉在手掌的抽打下不停颤抖,不一会白嫩的臀部上已经一片嫣红,红色的手印如同凋零的花瓣散落在了迷人的雪地上,美丽淫靡,蕩人心弦。  “啊…啊…祭…老公…好…好麻…嗯…用力…用力的抽打雪儿淫蕩的屁股…喔…把雪儿淫蕩的屁股打烂吧…啊…嗯…好…好舒服…”  林月雪激动的呻吟着,淫蕩的屁股在半空扭动摇摆,粗暴的抽打让她産生了一种被淩辱的快感,仿佛自己是一匹不听话的母马,正被主人粗鲁的调教,而这种调教强烈而羞耻,伴随着醉人的酥麻与灼热的疼痛一波波的袭来,让她如癡如醉,欲仙欲死。  “骚雪儿,喜欢我这样麽?”  看着诱人的丝袜美臀在自己的抽打下淫蕩的摇摆扭动,裂祭心中淫邪的欲望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林月雪脸蛋通红,秀发乱舞,雪臀迎合着手掌狂乱的摇摆,转过头癡癡的看着裂祭,娇吟道:“月雪是…嗯…是祭的女人…啊…祭对雪儿做什麽…雪儿…雪儿都喜欢…都愿意…喔…祭…雪儿爱你…”  疼痛与酥麻的感觉接连传来,让人酥软无力。刺耳的啪啪声久久的回蕩在暗黑的仓库,淩辱的羞耻和快感在身体里猛烈激蕩。林月雪眼眸紧闭,神情舒缓,恬不知耻的高高翘起雪臀迎合着手掌的起落,口中放蕩的吐出淫声浪语,只想让男人更加用力的淩辱自己。  “小骚货!”  看着女人翘着雪臀主动迎合,裂祭心头火热,感觉格外刺激,手掌粗暴的抽打拍击着诱人的丝袜淫臀,“啪啪啪”的声响如同征战的号角不绝于耳,淫靡的在昏暗的仓库里回蕩响起。  “啊…啊…祭…好痛…好…好麻…好舒服…喔…雪儿还要…还要…嗯…”  林月雪疯狂的摆弄着臀部,肉穴里酥麻难耐,淫水源源不绝的从肉缝涌出,不仅将内裤完全浸湿,也将丝袜浸湿了一大片。饱满的花瓣和浓郁的芳草在湿透的内裤下印出迷人的痕迹,花瓣中一条凹陷的细缝清晰的跃入裂祭的眼帘。  “骚雪儿,这麽浪,丝袜和内裤都湿透了,是不是想要肉棒干你的小骚穴了?”  裂祭伸手解开她内裤上的系带将黑色的内裤丢在地上。右手贪婪的抚摸着白嫩光滑的大腿和浑圆的美臀,手指隔着薄薄的肉色丝袜摩擦着柔软而湿润的花瓣,轻柔而富有技巧。  “真湿啊。”  裂祭低笑一声,看着因自己的挑逗而淫蕩张开的粉红湿润的花瓣,右手啪的一声抽打在迷人的肉臀上,粗暴的蹂躏着,左手的指尖来回的划弄着湿润的裂缝。  “啊…嗯…祭…啊…不…不要再扣了…好…好痒…喔…唔…嗯…雪儿不…不行了…”  林月雪激动的呻吟着,羞耻的蜜穴里异常瘙痒,如千万只蚂蚁在里面爬行蠕动,花房深处传来越来越强烈的空虚感,肥美的丝袜美臀淫蕩的摇摆扭动,如一只发春的母狗散发出性爱的信号。  “忍不住了吗?”  裂祭在她耳边喃喃低语,调皮的吹出一口热气。  “嗯…”  热流透过耳朵直达心间,如轻柔的细沙流淌过火热的心髒,引来灵魂深处酥麻的颤抖。林月雪俏脸嫣红,眼眸深处燃烧着欲望的火焰,无力的哀求道:“祭…雪儿忍不住了…雪儿要…要祭的大鸡巴…喔…要鸡巴狠狠的插雪儿的小浪穴…”  看着林月雪骚浪发春的模样,裂祭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他喜欢看着女人因自己的挑逗而放弃心中羞耻的淫蕩模样,这让他有一种征服的快感,而在自己几个月的调教下,林月雪身爲女人的羞耻和自尊已经所剩无几了。  “小骚货!”  裂祭低声轻笑,缓缓站起身来,将自己的裆部靠近了她那迷人娇美的脸庞。  林月雪双眸一亮,连忙跪在他的胯下,双手熟练的解开了他的裤子。此时裂祭的肉棒已经完全勃起,紧紧的束缚在内裤中印出一个粗壮庞大的痕迹,内裤的中央印着一块湿润的水渍,肉棒在女人灼热的目光下不时颤动着,显然已经十分兴奋了。  看着裂祭硕大的肉棒,四肢屈跪在地上的林月雪呼吸急促,眼中射出渴望的光芒,将精美的脸庞贴上裂祭的大肉棒来回的摩擦着,舌头饑渴的隔着内裤一寸寸的舔抵着巨大的肉棒,双眼妩媚的望着裂祭俊美的脸庞,神色陶醉而淫蕩,“祭…祭…嗯…你的好大…好棒…喔…”  女人销魂的呻吟和异常淫蕩的动作如一道电流注入了裂祭的身体,令他瞬间呼吸加速,心髒狂跳。裂祭抚摸着林月雪的头发,颤声道:“雪儿…你真的是太…太骚了…哦…骨头都快麻了…小骚货…”  林月雪骚媚的看着裂祭愉悦的表情,心中如吃了蜜一般甜,继续用浪的发颤的声线挑逗着裂祭的欲望,“老公…那你喜不喜欢骚骚的雪儿嘛…”  淫靡的画面和言语上的刺激让裂祭有些受不了了,肉棒在内裤里剧烈的躁动着,裂祭兴奋的说道:“喜欢,当然喜欢,我就喜欢雪儿在人前是淑女,在床上是蕩妇的模样!”  “讨厌啦!”  林月雪娇媚的白了他一眼,“坏老公,这样说人家。”  说完伸手将他的内裤拉了下来。  “啪!”  一声淫蕩的脆响,强劲的肉棒猛的一下弹出,拍在了她粉嫩的小脸上,肉棒晃蕩了几下才安静下来。看着这淫蕩的画面,裂祭心中一热,只觉口干舌燥,肉棒又硬了几分,颤抖着对着林月雪的嘴唇晃了晃。  肉棒粗壮硕长,足有十八公分,硕大的龟头粉嫩亮泽,宛如婴儿的拳头,裂开的马眼处挂着一滴晶莹的水滴,伞盖边缘的下方则是深深的棱沟,粗壮的肉棒青筋暴现,坚挺有力,看起来分外狰狞。  “老公…你的坏东西好大…”  林月雪迷醉的握着大肉棒,抬起头骚浪的说道。  裂祭抚摸着她的脑袋,邪笑道:“喜不喜欢?”  “嗯,雪儿爱死它了!”  林月雪心神迷醉,双手爱怜的轻轻抚弄,随后将它放在白嫩的小脸上来回摩擦,满脸陶醉,似乎这根肉棒就是稀世珍宝一样。  裂祭满意的看着林月雪的表现,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容。经过几个月的调教,眼前的女人已经十分懂得如何讨好男人,用滑腻粉嫩的脸庞摩擦肉棒,不仅十分舒服,更让人産生一种征服者的满足感。  林月雪双颊赤红,媚眼半合,妩媚的看着裂祭,一边用脸摩擦一边用嘴唇亲吻着。肉棒接触到脸庞上细腻的肌肤微微抖动了几下,马眼上晶莹的泪珠滴落,沿着摩擦着的白嫩小脸划出一道淫靡的水迹,在月光下泛着迷人的银光。  “祭…好大…好烫…”  感受着肉棒的坚挺与火热,闻着男人私处浓郁的味道,想着这根肉棒曾让她达到过无数次令人崩溃的高潮,林月雪心中酸软,浑身酥软,颤抖的蜜穴淫水潺流,迫不及待的就要将肉棒含入口中仔细疼爱。  观察到她的企图,裂祭眼中闪过一丝戏谑,握着肉棒将它移到了一边,居高临下的对她说道:“骚雪儿,我有批準你吃肉棒吗?”  低沈的声线迷人而性感,但却多了几分对林月雪自作主张的不悦。  “祭…对不起…”  林月雪如同做错事的孩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讨好般的用脸摩擦着裂祭的肉棒,哀求道:“你惩罚雪儿吧…”  裂祭邪魅的目光深处跳跃着灼热的火焰,握着粗大的肉棒摩擦着林月雪美丽的小脸,细腻光滑的触感刺激着裂祭火热喷张的欲望。  “啪!”  一声脆响,十八公分长的肉棒拍打在她白嫩的小脸上,击出一道淫靡的红印。  “嗯…”  林月雪小脸一颤,溢出美妙销魂的呻吟,胸前的巨乳随着急促的呼吸剧烈起伏着。  “雪儿,喜欢这样的惩罚麽?”  裂祭嘴角蕩起迷人的笑容,肉棒再次击打在她的脸上。响亮淫蕩的脆响声让手中的肉棒又涨大了几分,紫红的龟头溢出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她雪白精美的脸庞上。  “喜欢…嗯…只要是祭…雪儿都…都喜欢…”  林月雪乖乖的仰着小脸,迷离的双眼蕩漾着诱人的水雾,白嫩的脸颊豔丽嫣红,粉嫩的小嘴微微开合着吐出芳醇的气息,神色迷醉的望着男人俊美的脸庞。  裂祭按着她的脑袋,握着肉棒摩擦着她滑腻的脸庞,狭长的眸子随着灿烂的笑容微微眯了眯,“雪儿真乖,等会老公好好的疼爱你。”  他的声线依旧温柔,如同情人间的喁喁私语,让林月雪心中感到醉人的甜蜜。  “嗯…雪儿要祭的疼爱…”  林月雪癡迷的看着他,仰着脸承受着肉棒的摩擦。  额头,眉毛,鼻子,眼睛,嘴巴,脸蛋,每一处都留下了灼热的痕迹,并随着马眼处泪水的滴落划出湿润的水印。  裂祭兴奋的看着眼前淫靡的画面,激动的心跳加快,握着肉棒在这张美丽的小脸上粗鲁的摩擦着,如同在画纸上作画,“哦…好舒服…雪儿的脸好滑…嗯…好爽…”  “嘶嘶”的摩擦声和女人销魂的呻吟来回不息,让裂祭越来越兴奋,肉棒也摩擦的越来越快。  “啪!”  “嗯…”  裂祭激动地握着肉棒重重的抽打在淫靡美豔的脸蛋上。林月雪骚浪的发出一声呻吟迎合着裂祭兴奋的低喘。裂祭更显激动,肉棒一下下的抽打着她的脸蛋,“啪啪啪”的声响和女人的呻吟此起彼伏。  “祭…祭…”  淩辱的快感在身体里激蕩,灼热的肉棒烫得她心潮澎湃,羞耻的欲望在肉棒的拍打下挣脱了禁锢的牢笼。林月雪越来越激动,闭着双眼承受着肉棒的淩辱,小嘴不停的念着裂祭的名字,满脸陶醉。  “雪儿,含进去!”  肉棒越来越硬,涨得他生生的疼,裂祭粗重的喘着气,握着肉棒对着她微微张开的粉嫩小嘴插了进去。  “哦!”  肉棒陷入到一片紧窄而火热的湿润中,裂祭仰着头缓缓闭上了双眼,发出一声愉悦的呻吟。  “唔…嗯…”  林月雪终于等到了肉棒,紧紧的含着龟头,脑袋前后套动着,舌尖随着肉棒的深入不断的搅动着粗壮的棒身,直到龟头顶到自己的喉咙。含弄了一会,林月雪吐出龟头,伸出舌尖沿着粗壮的棒身仔细的舔抵着,当移动到龟头时,红嫩湿滑的小香舌便如灵巧的小蛇不断翻卷搅动着。随后林月雪又将肉棒整个贴在裂祭的小腹上,红嫩的嘴唇一寸寸的舔抵着睾丸和棒身,待所有地方都舔了两三遍后才张开小嘴将肉棒含了进去,忘情而迷醉的套弄着裂祭的肉棒,发出滋滋滋淫蕩的吸允声。  “祭,舒服吗?”  林月雪吐出肉棒,嘴角生春,妩媚而期待的看着他,似乎在等待裂祭的夸奖。  “嗯…雪儿越来越厉害了…舔的很…哦…很舒服…继…继续吃…”  裂祭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发出愉悦的呻吟,那细小酥麻的快感随着舌尖的移动不断袭来,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快感。  林月雪妩媚一笑,张开红唇将肉棒再度含进口中,舌头来回舔抵,脑袋不时变换着角度,从各个角度刺激着裂祭肉棒上的神经。舌尖一时在马眼处打转,一时围绕着龟头翻卷,一时扫蕩着龟头下方那粒敏感的突起,右手也没閑着,轻柔的抚摸着他的睾丸,这一系列动作直弄得裂祭呻吟不止,畅快淋漓。  “哦…好爽…骚雪儿…舌头真…真灵活…嗯…舔的好舒服…再…再含紧一点…对…就是这里…舌头用力扫几下…喔…真爽…”  裂祭陶醉的闭上眼,女人灵活的舌尖和紧窄湿润的口腔带来阵阵酥麻的快感,让人浑身的毛孔都仿佛兴奋的张了开来。  得到情郎的夸赞林月雪更加卖力,舌头扫动的更加激烈,套弄着肉棒的小嘴也越来越快,吞吐不息,节奏稳定,旋转着脑袋变幻着角度,让肉棒的刺激面积更加广大。  看着自己的大肉棒在粉嫩的小嘴中畅快的进出,林月雪卖力的讨好自己,裂祭心理和生理都得到极大的满足,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轻声道:“骚雪儿…老公的肉棒好不好吃…”  “嗯…祭的好大…好粗…雪儿每天都要吃…让祭的精液射在雪儿的脸上…”  林月雪吐出肉棒,美眸迷离,白嫩的小脸来回摩擦着沾满口水的大肉棒,骚媚的呻吟着。  林月雪妩媚的表情格外骚浪淫贱,再加上这极度淫蕩的话语,裂祭只觉一股火焰在胸口剧烈的燃烧着,心理和生理上的沖动不可遏制的猛然爆发。“小贱货,就是欠老公干!”  裂祭低吼一声,按住林月雪的脑袋,肉棒粗鲁的挤进她的小嘴,腰部连续抽动,将她的小嘴完全当做了小穴在抽插,“滋滋滋”的抽插声快速作响。  “唔…唔…嗯…”  裂祭的肉棒太大,林月雪的小嘴根本不能完全容下,肉棒的每一次进入都会顶到喉咙引起一阵干呕,但林月雪却依旧骚媚的看着他,做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小嘴尽力收缩,脸颊深陷,舌尖随着龟头的进出灵活转动,给予裂祭更加刺激的快感。  “喔…小嘴真紧…好…好爽…啊…舌头在激烈一点…含紧…”  肉棒被湿滑的软肉紧紧的包裹着,抽插间灵巧的舌尖转动着龟头,可以享受到酥麻和抽插的双重刺激。裂祭满脸通红,粗重的喘着气,一手按着林月雪的脑袋,一手粗鲁的玩弄着她肥嫩的玉乳,肉棒凶猛的奸淫着粉红的小淫嘴。睾丸随着抽送激烈的拍打着林月雪的下巴,发出急促的啪啪声。一时女人的娇喘,抽插的滋滋声和睾丸的撞击声此起彼伏,听在耳里显得格外淫靡。  “骚雪儿…含紧点…要…要来了!”  一千多次的剧烈抽插让裂祭终于有了喷射的沖动。裂祭低喝一声,肉棒上的快感如翻卷的海浪连绵不断的袭来,疯狂的快感持续高涨,小腹处一阵酸麻的躁动猛然袭来,让他的肌肉渐渐绷紧。  “嗯…嗯…唔…”  感受到裂祭身体的变化,林月雪乖巧的缩紧红唇,两腮深深的凹陷下去,舌头快速旋转,不停的扫动着飞快进出的马眼和龟头。  檀口突然的夹紧让裂祭抽插的快感更加强烈,一股炽烈的酥麻感不可遏制迅速传来。裂祭顿时绷紧了神经,浑身的肌肉骤然收缩,坚硬的肉棒又涨大了几分,持续膨胀的欲望终于随着凶猛的抽插达到了爆发的顶点。  “唔!”  一声野兽般的低吼,裂祭迅速抽出粗壮的大鸡巴,右手狠狠的抓捏着林月雪的巨乳。  林月雪仰起俏脸,满脸兴奋之色,双眼紧紧的盯着红润的龟头,渴望着灼热的精液从马眼喷射的那一刻。  “啊!”  裂祭闷哼一声,粗壮的肉棒一阵剧烈的跳动,一股强劲的液体猛然击打在林月雪白嫩精致的脸庞上。紧接着乳白的液体一股股的涌出,如同喷洒的水泉不规则的四处飞溅。林月雪的脸庞上,柳眉,琼鼻,红唇,以及柔顺的头发上到处都是乳白的精斑,看上去极其淫靡。霎时间,昏暗的仓库里充满了精液浓烈的腥味。  “嗯…嗯…祭…”  林月雪双眸紧闭,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男人强劲的喷射让她的灵魂和肉体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被征服的快感。  林月雪缓缓睁开迷离的双眼,粉红的舌头如一只冬眠后醒来的小蛇,慢慢的探出檀口舔舐着嘴角边灼热的精液,神色骚浪而陶醉。待嘴边的精液席卷一空,林月雪又骚媚的将脸上的精液一点点的刮下来放入口中仔细吸允,当手指从口中出来时,上面再也没有了半点精液,只有湿润的唾液在月光下泛着淫靡的光芒。  看着眼前依旧坚挺的肉棒上残留的精液,林月雪如同饑渴的沙漠游民,迫不及待的将它含进口中用力的吸吮,左手则温柔的套弄着肉棒,似乎要将里面残留的精液全部挤压出来。  “咕咕”的声响接连响了三下,裂祭清晰的看见林月雪喉咙的抖动。他知道,林月雪将自己充满腥味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了。而她则双眼微微闭合着,似乎在回味着精液完美的味道。当林月雪吐出自己的肉棒时,除了女人的口水再也看不到一丁点精液的痕迹。  眼前这极其淫蕩的一幕让裂祭喉头涌动,血脉喷张,刚刚喷射过的肉棒再度坚挺起来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