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我的妈妈徐秋曼(番外篇)外国的月亮真圆(上)

我的妈妈徐秋曼(番外篇)外国的月亮真圆(上)
天空中一架飞机掠过,远处隐隐约约(轰隆隆)的响
张程林和徐秋曼终于恋恋不舍的从机场走出来。
【曼曼,静怡给小明报的这个暑期美国夏令营。。。。和静怡家的小宏一起。。。。。曼曼,你别生气啊.....】
【我不生气,这是好事啊,我怎幺会生气】徐秋曼说话的时候连瞅都不瞅张程林,明显说着反话。
【只是你是不是应该和我商量一下,而且直到前一天静怡联係我,我才知道,我这个当妈的是不是太失败了】
【好老婆,我知道错了,只是静怡说这次机会太难得,而那时我又正好在国外,所以...下次我一定先和你商量..你知道,本来能去的都是医院高管家的孩子,只是静怡出国进修过一年,和国外那些教授、医药公司领导关係处理的很好,而且熟悉米国的环境,医院才特批给了她两个名额,你知道,这次要去很多与他们医院器材供应商合作的大学,都是世界名牌大学,还有耶鲁、斯坦福呢,这对将来孩子发展好处非常大。。。。】
【呜呜。。是,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是小明这幺大都没离开我出过远门,这次要去米国这幺远,还这幺长时间,而且,你经常长期出差,本来和小明在一起的时间少,小明越来越大了,很多事情都需要爸爸来开导,小明这孩子不像你性格开朗,他内向,还有点自卑,最近还染上了一些坏习惯,我想好不容易有个暑假,你们多交流一下,你又把他扔到美国去.....】
看到妈妈讲着讲着竟然哭了,爸爸有点哭笑不得,这母爱泛滥了。
【嗨!我理解,这不是机会难得吗,而且男孩子总要让他多见见世面,读万卷书不如行万裏路幺,你说小明的坏习惯,他怎幺了。。。。】
【没,没什幺,只是男孩子青春期到了,你要多引导他.....】想不时出现在自己丝袜上那些白色的斑痕,徐秋曼的脸不禁有点红。
张程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着话两人已经来到了机场车库车子旁边。
【咦,张总,您这幺在这,不是出差刚回吗,又要出差。。。】
徐秋曼擡头一看,好高啊,爸爸已经比较高了,比爸爸还有高出半个头,得将近2米了把,长得有点像韩国帅大叔的模样。
【老牛啊,出差刚回来啊,辛苦了。。。。】
【辛苦什幺,你还不知道我吗,天生出差的命。。。。这位是嫂子吧,嫂子您好。。。。张总真是好福气。。。。。你们这是?】
【奥,孩子出国夏列营,来送一送】
【好事啊,你家公子一定像你一样,帅气有爲。。。行,张总,不打扰你们了,我有事先撤,嫂子再见!】
【再见,有空找你喝酒!】
牛根生从机场大厅出来,打个了车,一边和司机胡侃,一边寻思着刚才那一家人,令他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徐秋曼那美豔俏丽的容貌和端庄的举止,难怪每次这小子都能把持住,原来身边躺着这幺个尤物,不过小雪可惜了。。。。那紧身毛衣下高耸的胸部,圆润的胯部,还有那牛仔裤下修长笔直的长腿,尖尖的高跟鞋,以他走南闯北阅女无数的经验来看,这是个顶级的美女了...。。
同一条高速路上,张程林和徐秋曼两个人也在谈论着牛根生。人生就是这样,每一个与你交集的人,都是一份际遇、一份幸运亦或是一份灾难。
【曼曼,你怎幺不接电话啊,电话响很多次了】
【推销车险的,每年这个时候都烦死了】徐秋曼从容的将手机关掉,转移话题道【刚刚碰到的这个同事是谁啊,怎幺没听你说过,长得还挺。。。。】
【长得挺有味道吧,老夫老妻了,没什幺,我不会吃醋的,哈哈,你不是第一个这幺说的,他叫牛根生,听传奇的一哥们】
【传奇?怎幺说】
【你还真打听啊,那我可要吃醋了啊。。。。。】
【什幺呀,你。。。。只是静怡。。。他老公一直呆在国外。。。这都快3年了把。。。。。。我这是帮她物色呢。。。。】
【开玩笑的,不过,你还别说,老牛还真是单身】
【单身,怎幺可能】
【不是一般意义的单身,是到现在还没结婚】
【不会是。。。。】
【瞎想什幺那,牛根生别看名字土的很,但他是个特别的人,他出生官宦人家家,据说父亲级别挺高,只是父母早就离异,又各自组成家庭,母亲也比较有钱,按道理跟谁都可以,可是这家伙谁也不要,他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打小人就是人尖子,几乎没费什幺劲就考上了名牌大学,篮球、足球、棒球等等样样精通,包括玩女人都非常精通,甚至是专业级的,按他自己的话说,他上辈子肯定就是一顽主,这在他们圈子裏很出名。当然这也导致了他非同一般的爱情观和婚姻观,他对女人可以说的上是体贴入微,也非常大方,但有一条就是不和人结婚,所以前前后后女人很多,但最终都败退在这一条下,基本上每一个和他有交集的人,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和他处的不错,按他的话说,他是“贱”,但是不下贱,他是风流,但是从来不下流,他最得意的是他的外号“技术男”,虽然供职在IT公司,有很多技术男,但是他这个是独一份,基本上每一个入职的新员工不到一个月就会听到他的大名,他和几个老总都是兄弟,一起创业,是公司的创业元老,现在其他的大佬要不已经退居二线,要不也另外创业,只有他还是大头兵一个,成天在外面当一线市场业务员,你可不要以爲他不求上进,按他的话说,他这是爲了活的潇洒,他的工资和股份是老总级别的,现在公司只要碰上难办的外部事物,由他出马,基本没有不成的,而技术男的称号,也是因爲一次他请别的公司老总去一家很高档的会所玩耍,竟然一不小心把老板娘当小姐给点了,这还不止,最关键的是老板娘事后一个劲的夸他技术过硬,把他的单全部免了,还送了一瓶红酒,据说原来是要给红包,可是他自己觉得太寒碜人,改成了一瓶红酒,于是他技术男的称号就被这位他宴请的老总给传了出来。。。一开始他还挺生气,后来也就习惯了。。。。。。他说可以结婚,但是媳妇必须纯洁的像小白菜,端庄高贵如王妃,最关键还要能和他在床上探讨技术......】
【呸,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哎,徐秋曼同誌,你这打击面太广了了啊。。。。。】
【曼曼。。。小明走了。。。我们回家洗洗衣服吧。。。】洗衣服是张程林和徐秋曼的暗语。
【哼,谁理你,刚刚帮你妈过完寿辰累死了。。。】
【嘿嘿。。。。曼曼。。。我那天厉害吧。。。】
【专心开车。。。。。】
张程林快速关上自家房门,一把抓住了徐秋曼的手,徐秋曼几乎是顺势就被他搂在了怀裏。搂着这软乎乎的身子,张程林的嘴就向徐秋曼粉嫩的脸上吻了过去,徐秋曼微一挣扎,柔软的嘴唇就被张程林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爸爸的嘴裏。
   张程林的手已经隔着牛仔裤在徐秋曼圆滚滚的屁股上抚摸着,徐秋曼的浑身软绵绵的,感觉着爸爸粗大的阴茎顶在自己的小腹,仿佛能感觉出插进自己身体中的那种快感,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曼曼,你真软真香”然后张程林抱住了徐秋曼丰满的身子,一只手握住了徐秋曼丰满、浑圆的乳房,    “嗯……”徐秋曼软绵绵的靠在了爸爸的身上,任由爸爸的手从棉衫的领口伸了进去。推开胸罩,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乳房,一接触到徐秋曼柔嫩的皮肤,徐秋曼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张程林的手穿过牛仔裤紧致的腰部,伸到了徐秋曼腿中间,揉搓着徐秋曼敏感娇嫩的阴部。 徐秋曼踩着高跟鞋的双腿在地上微微的抖着,双手搂着爸爸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    张程林焦急开始解徐秋曼的牛仔裤的腰带了,徐秋曼圆滚滚的屁股在爸爸的手下颤抖着,爸爸的手已经要向下拉。
    “叮铃铃~~”石英锺响了,十三点。
    徐秋曼仿佛一下意识到了什幺,推开了爸爸:“不行,我要洗个澡,你也要洗一下,今天机场那幺多人,不卫生,快去吧。”爸爸顿时苦了脸,不过一想还好,最起码这次老婆没有拒绝。
【老婆,要不要一起洗啊】
【不要。。。】
。。。。。。
张程林俯身看着身下已经脱光了的玉体,手已经在徐秋曼的两腿间摸到了徐秋曼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徐秋曼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徐秋曼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双手无力的推着爸爸的手:“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爸爸把妈妈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这样了。”徐秋曼的手抚摸着张程林粗硬的阴茎,眼睛裏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红润红润的嘴唇娇豔欲滴,拉着爸爸的手按在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上,爸爸顺势就把妈妈脸抱在臂弯之中,一只手把住妈妈的腰,湿漉漉的阴茎顶在徐秋曼湿润的阴唇中间,向前一顶“唧……”的一声,妈妈浑身一颤,“啊呀……”的叫了一声,上身整个软软的被爸爸抱在怀裏,随着爸爸的大力抽插在床上晃动,徐秋曼的下身夹得紧紧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她不停的娇叫呻吟,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随着爸爸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妈妈下身的淫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啊……啊…快点。。。。老公我要丢了…”伴随着妈妈销魂蚀骨压抑的呻吟声,爸爸感觉脑门一紧,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徐秋曼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徐秋曼的头向后用力的擡起,身体还在不停的扭动,可惜爸爸的运动已经停止了。
    “噗!”的一声,爸爸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妈妈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
张程林躺在床上有点空虚,感觉身体还没完全兴奋起来就射了,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可是明明上次还能在这具玉体上不停来回沖杀,让她丢盔弃甲。。。。。他想让徐秋曼把衣服穿上,最好穿上高跟鞋,这样好像能让他极度兴奋,可是想到印象中媳妇那严肃的面孔,最终还是没说出口,默默的起床,走进了卫生间。。。。
他不知道的是,徐秋曼同样难受,明明高潮就要来了,可是在最后一点功亏一篑,让她无比的难受,就像爬山已经快到顶点,却突然被人扔了下去一样,下半身空落落的,【可能老公最近太累了把】她心想。。。。看到老公起身洗澡,她将手缓缓地放到了自己的身下。。。。。
飞机在高空快速的飞行着,按照时间表,需要飞行将近24个小时,张明已经从第一次出国兴奋的心情中走出来,随之而来的是未知恐惧和迷茫,可闻着身边传来的一阵阵成熟女人的香味,和妈妈身上的味道很像,这让他安心了些,慢慢的昏昏沈沈的,随着飞机的抖动他睡着了,头一会往后仰,一会又往前靠,最终找到了一出柔软的地方,直接就靠在了林静怡那丰满的巨乳上,林静怡朦胧中感到的张明的头靠在自己胸前,隔着白色衬衫和超薄的乳罩,触碰着自己的乳峰,偶尔还晃动着脑袋好似要钻进那深深的乳沟一样,脸在乳房上不时地摩擦着,就像一只手在安抚着自己的乳房一样,慢慢的睁开眼睛,借着昏暗的头灯,朦胧间从张明那稚嫩的脸上还能看出张程林年轻时候的样子,慢慢的林静怡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慢慢地挺立,就像着了火一样,滚烫的涨了起来,特别是,张明的嘴还会贴在自己最敏感的乳头上,像孩子一样轻轻地吮吸一两下又离开,那若即若离的滋味,真的让自己好难受,不能这样下去了。可是叫小明起来,好像又不太好,小明只是无意的,偷偷看了眼睡在座位最裏面的小宏,还好,小宏已经睡着了,擡起两个座位间的扶手,林静怡慢慢的扶着张明的头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可是马上她就后悔了。

张明觉得自己的心髒都快从口腔裏跳出来了,刚刚当静怡阿姨的目光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就醒了,可是感到自己脸庞下那柔软滚烫的乳房,自己却沈迷了,还大胆的将那凸起的樱桃允吸了两次,本来在静怡阿姨扶起他脑袋的时候他虽然有点失望,可是心裏却还是松了一口气,谁知道静怡阿姨竟然将自己的头放到了她那裹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上,想着上次她来家裏那次,那笔直的肉丝美腿,拿被肉色丝袜保护着的肉肉的玉足,还有那一闪而逝的神秘的黑色内裤,张明感到自己的肉棒都快爆了,可是他却不敢动,也不敢突然醒来,那实在是太尴尬了,僵直着身体,不停的调整着呼吸,他却不知道,那滚烫的呼气吹在林静怡那薄薄的黑丝美腿上,就像吹进了她心裏,她这具娇躯 已经三年没有一个男人离得如此之近了,慢慢的林静怡腿上的脑袋动了起来,好像是一个动作时间太长,累了一样,张明一只手从身前直接搂住了林静怡的大腿,直接摸在了那光滑的黑丝大腿上,好似想让自己的头能够充分的枕到林静怡那修长的大腿上一样,伴随着脸在那黑丝美腿上不停的蠕动摩擦,就好像一只手在缓慢地上下抚摸着,那火热的脸庞,靠在那超薄的包芯丝丝袜上,那灼热的温度传到林静怡的大脑裏,让她一阵阵晕眩,张明感到脸下的那双丝腿越来越热,不但没有阻止自己,反而有时候不由自主的相互摩擦起来,他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慢慢的不知道什幺时候一只顽皮的小舌头已经不停的在林静怡的大腿上开始舔弄允吸起来,张明的双手已经完全紧紧的抱住了林静怡的大腿,用力的把它们抱在怀裏,他的头已经转向了林静怡的方向,只是不敢擡起头看她,害怕只要一擡头,这一切就会戛然而止,他的头已经将林静怡卡其色的包臀裙顶到了要上,他已经不象刚才那样小心翼翼了,而是肆无忌惮的上下其手,抚弄着静怡阿姨的大腿,而且,越摸,头越靠近静怡阿姨大腿中央那引人遐思的禁地,感到哪裏传来的一阵阵湿热的气息,他知道自己就快到达那已经泛滥成灾的桃源洞口了。“不行,不能这样,小明还是个孩子。。。。仅剩的一点理智让林静怡想把张明的头从自己的腿移开“……嗯!”一声闷哼,本来应该向上用力的双手却用力的把那可恶的脑袋死死地按下,让它紧紧的贴着自己的玉洞,努力的夹紧了自己的大腿,原来那长长的舌头终于隔着薄薄的丝袜和蕾丝内裤準确的抵入了那温暖的洞口,湿热的舌头和一根手指顺着丝袜裆部的条纹和丁字裤那细细的裆部,一前一后地慢慢抽动动起来。“啊!不行,好舒服,快停手,不能这样啊,啊。。。”,林静怡那迷茫的眼神中充满了情欲,而内心巨大的羞耻感,却是让心中的欲望更加猛烈起来。机舱裏除了飞机发动机的声音还有偶然间传出私语声,显得是那幺的安静,林静怡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低沈的呻吟声,可是洞口处的手指和舌头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林静怡已经顾不得什幺了,黑色的高跟鞋翘起,顶住前座底部,双腿绷直分开,现在已经不是张明要舔林静怡了,而是林静怡强势的把自己的玉门紧紧地贴在张明的脸上,那漂亮的丝袜美腿也紧紧地夹住张明的头,大腿根部那薄得透着肉色的黑色丝袜被汗水、口水和淫水浸的发亮。
张明觉得自己的阳具都快爆了,他想空出手来解开裤腰带,可是他的头被静怡阿姨牢牢的按在裆部,根本擡不起来,这让他心裏有点发狂,他开始用牙不停的咬着林静怡那被丝袜包裹着的大腿根部的嫩肉,舌头拼命的往哪温暖的港湾延伸,还用牙齿去搁林静怡的鲍珠,终于让林静怡的大腿和双手稍稍松懈了一些,张明迅速调整身体位置,由于长时间侧着身体,他觉得身体一半都快没有知觉了,他的嘴还是牢牢的允吸着林静怡的玉穴,但是那稍显瘦小的身体已经完全趴在了林静怡的裆部,卡在林静怡双腿和前排座位的狭缝裏,那卡其色的短裙已经完全卷到了林静怡的腰上,张明爲了舔的更加深入,双手托起那双诱人的丝腿,顺利的把两腿分开,将它们驾到肩上,抱着静怡阿姨的丝袜肥臀,整张脸都贴在了林静怡的私处,闻着玉穴裏所散发出来的幽香,一狠心,轻易地用牙撕开了黑色丝袜的裆部,滚烫的舌头準确地在林静怡的阴户上,这一下,就刺激得林静怡再也忍受不住,“啊”地一声娇呼脱口而出,好在她自己反应快,将手塞进了自己嘴裏,才没被别人听到,她心虚的向四周的黑暗处看了看,她感觉好像有人在看他们,这让她有点紧张,可是很快又被身下的快感所淹没,听到静怡阿姨这低沈的淫叫声,张明像是听到了沖锋号一样,对着她那丰满的阴户更加卖力地舔弄起来,用舌尖狠狠地往林静怡的洞口裏面伸去。林静怡崩溃了,三年的守身如玉,被下身一波一波的快感完全摧毁了,随着张明对自己玉洞的粗暴的舔弄和吮吸,一波一波的淫水不停地从自己的桃源洞裏涌出,浸湿了那小小的内裤和超薄的丝袜,张明的脸颊都是湿的,而且张明越是吮吸,那淫水越多。

   嘴裏呢喃着 “啊,小明,求求你,别,停下,我,我不行了,我快受不了了,快停,不,啊不,别,别,停,好痒,停...好痒……”两条腿不停的蠕动着,裹着黑丝的腿肉不停的摩擦着张明的脸颊,而那黑色的高跟鞋只有一只还在脚上,另一只早已不知道哪去了。她那穿着超薄黑丝的美腿此刻互相绞缠在一起,把张明的脑袋死死地夹在自己的裆部处,两只手的正紧紧地抓着张明不断向上探究的小手,那迷人的樱桃小口大大的张着,嘴裏大口的呼气,不时还发出一两声癡语或嘤咛,胸前的乳房也随着强烈的呼吸而耸动着。
林静怡感到自己的子宫剧烈的收缩着,裏面已经有大的淫水準备向外汹涌而出,她知道自己三年来第一次高潮马上快要来到了,此刻的她已不能自已,终于,随着张明那如同有倒刺一般的舌头深入淫穴内部,在那娇嫩的壁上重重地一刮,那早已蓄势已久的淫水喷涌而出,“嗯”的闷哼一声,那夹紧的大腿终于松弛了下来,只有那美丽娇小的脚尖还笔直地绷着,那喷涌而出的淫液不但弄湿了张明的脸,连座位都湿了。
张明做回了自己的座位,他觉得自己的阳具就要爆炸了,硬的难受,他看着高潮后林静怡瘫坐在座位上,双眼茫然的望向上方,那翘起的双脚还时不时地颤抖几下,那丰满的胸部剧烈地起伏着,脸上布满了红晕,那美丽的小嘴娇喘着,他再也没了顾忌,迅速拉开裤子拉链,一只手抓起林静怡还穿着高跟鞋的右脚,直接按在了自己的阴茎上,用手抓住林静怡的丝脚不停的在阴茎上下摩擦着。“嗯,好舒服,好滑”,黑暗中林静怡已经羞红了脸,从脚上传来的阳具的温度好高,她想把右脚从张明的裆部拿出来,可是刚刚高潮过的她身体一点也使不上力气,而这一举动仿佛提醒了张明,只见张明把林静怡另一只脚也抓了起来,这样林静怡就变得和张明初始时一样,侧着身体,只是一个是俯身一个是仰着,张明双手抓住林静怡的美脚,用她丝袜脚柔软的脚底用力地夹住自己坚硬的鸡巴,快速地撸动起来,马眼快速地渗出了一丝淫液。
     “妈妈,妈妈,你压到我了”,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黑暗中两人的一跳,林静怡迅速想把张明手中的一对丝脚抽出,可是发现张明抓的很紧,根本抽不出来,她只好用手臂抱着儿子的头,想象小时候一样,快速的把他哄睡着,可没想到,小宏竟然在她怀裏像小时候一样直接咬住了他的乳头,而张明也楞了一下,继续抱着林静怡那美丽的丝脚,夹住自己的鸡巴,快速地动作着,而林静怡上下遭到袭击,也着急起来,配合着张明不停的搓动着自己的丝脚,主动给张明脚交起来,阳具在林静怡的双脚间的抽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张明一声低吼,那浓烈的精液一下喷薄而出,张明迅速将林静怡的黑色高跟鞋套在自己的阴茎上,将精液全部射在了那精致的黑色高跟鞋裏,然后将装满精液的高跟鞋给那柔软的玉足穿上,就在这时头顶的灯突然亮了起来,张明楞楞的看着握在自己手裏的丝袜美脚,尴尬的扫了眼四周,好像没人注意到,迅速放下,而林静怡也快速的坐直了身体,用裹着黑丝的左脚从前排的把那消失了好久的另一只高跟鞋穿上,张明眼睛的余光紧紧的盯着静怡阿姨的美脚,竟然诧异的发现不只是被他射精的右脚高跟鞋,左脚的高跟鞋和黑色丝袜的鞋沿处也冒出了浓浓的白浆,在黑色的丝袜与高跟鞋上是那幺的显眼。张明的鸡巴一下又硬了起来。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